柬埔寨旅遊,吳哥窟旅遊

吳哥窟旅遊

關於吳哥窟旅遊,柬埔寨旅遊的最新出團消息,當地氣候

最新消息 首頁 最新消息
 
“海外游學熱”背后的冷思考:兩周花4萬到底值不值?
2020.7.17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1931793370290391&wfr=spider&for=pc"

財經移動新媒體發布時間:08-1519:23《財經》新媒體 徐徜徉文 蔣詩舟編輯去年夏天,一篇名為《月薪三萬卻撐不起孩子一個暑假》的文章刷爆社交網絡,也讓原本有些陌生的“海外游學”成為社會議論的焦點。文中家庭的暑期總花費為3.5萬元,其中,僅“參加10天美國游學”一項就花了2萬元,成為暑假消費的“重頭戲”。今年夏天,一位母親曬出的“簡易版”暑假花費記錄再次登上熱搜榜。在7.4萬元的支出中,4.6萬元的“海外游學”仍然占據最大比重。孩子的暑假花費從3萬到7萬,有網友感嘆高昂的教育支出已讓家庭不堪重負,也有不少網友質疑:年薪幾十萬,花3、4萬塊錢讓孩子出國游學有什麼撐不起的?《2017-2018年度中國游學旅行報告》數據顯示,海外游學產品的客群以中產階層和富裕家庭為主,7成以上家庭年收入超過30萬。另據《2018中國國際游學行業發展報告》估算,2020年中國海外游學用戶規模將達到170萬人次。兩周花費4萬元讓孩子參加海外游學,到底值不值?有家長認為它可以增長孩子的見識,幫助其樹立良好學業目標;也有家長則質疑其“游而不學、價格虛高”。在海外游學價格不斷攀升的同時,一些課程造假、“真購物、假游學”的亂象也頻頻被媒體曝出,令不少業內人士和家長開始重新審視“游學”的意義和價值。游學漸成“燒錢游戲”? 起價4萬家長犯難《財經》新媒體調查發現,目前市場上主要經營游學業務的機構可細分為四大類別:一是公私立學校自身;二是教育培訓機構、留學中介機構;三是旅行社;四是旅游類網絡電商平臺。針對中小學生的游學產品,在內容上也大致可分為四大類:一是到國外知名高校的游覽和交流;二是半研學、半旅游的親子游(家長會陪同一起前往);三是插班式純學習類游學;四是圍繞某項體育運動或藝術表演的特色游學。目前,后兩種形式的游學還略顯“小眾”,我們所說的“游學”,以第一、二種為主。那么,海外游學產品的價格是否真如上文母親所曬出的那樣昂貴呢?《財經》新媒體就此詢問了兩家教育培訓機構和數家旅行社:A教育機構推出的2周美國紐約親子游產品,報價共計約5.6萬元人民幣;3周英國牛津名校探訪游產品,報價約5.4萬人民幣。B教育機構推出的12天英國插班游學產品,報價3.4萬元人民幣;14天英國名校探訪游產品,報價3.8萬元人民幣。某旅行社則分別推出了“11天英國博物館及名校主題研學之旅”和“15天美國夏令營全真課堂研學之旅”,報價分別為4萬和4.3萬元人民幣。在某旅游類網絡電商平臺,《財經》新媒體也看到了“境外游學”專區,點進去之后能夠看到去往美國、英國、新西蘭等各國的游學產品。其中英國15天游學產品和美國15天游學產品的報價均在3萬元左右,但不排除有附加收費項目。一圈調查下來,兜里沒有4萬塊錢的家長,確實可以說得和“海外游學”說再見了。一位孩子上高三的北京家長王女士向《財經》新媒體表示,女兒從高一起進入了學校的民樂團,樂團每年都會組織出國游學活動。“因為我和丈夫工資有限,一看要花幾萬塊錢,本來沒有讓孩子報名,結果后來孩子哭著說其他孩子都要去,自己顯得很沒有面子,我們就咬咬牙給交上了報名費。”王女士稱,三年游學的花費近10萬元,資金周轉不過來的時候,她甚至找親友借錢讓女兒去參加游學。《財經》新媒體在微博上發起的投票活動也顯示,認為“游學太貴、沒必要參加”的人數占比超過一半。有教育專家認為,教育投入本就應該量入為出,應根據自身家庭的客觀條件選擇教育方式。如果家庭經濟基礎較好,花費一定的費用讓孩子嘗個鮮未嘗不可,但若是為此背上沉重的經濟負擔,其實大可不必。某業內人士則表示,加上“學”字之后,游學團的報名價格比普通旅行團價格高了不少,有機構的利潤比超過50%,甚至達到100%。“以14天為例,游學價格超過3.5萬元的,就屬于溢價率過高了。”亂象頻生:內容注水、虛假宣傳甚至誘導孩子購物游學,號稱兼顧“游”和“學”。但不菲的價格背后,到底是游還是學?幾萬元的“學費”,是否物有所值?《財經》新媒體在某旅游類電商平臺的游學產品頁面,發現了這樣一條評價:北京某學生家長陳先生也向《財經》新媒體表示,在他看來,有些游學產品根本就是旅游產品,包裝成“游學”就被機構高價售賣。“之前想給兒子報名一個‘美國東海岸名校游學’,結果拿到行程后發現除了去學校參觀外就是到處玩,感覺學不了什麼東西,還不如我自己帶著去。”還有游學項目,甚至“游”到了賭場、購物中心。據四川在線報道,某美國游學團“被帶著逛了一天半的奧特萊斯,買了十二雙鞋子”。杭州網也曾報道稱,有游學項目在15天的行程里安排了兩天在賭城游玩,購物的行程也一點沒少。據某業內人士透露,市面上的很多游學項目,內容一般包括學習、游玩加購物。其中,學習占40%,游玩占30%,購物占20%,其他內容占10%。“購物回扣該拿的不少,和國內的旅游團一個性質。”據《財經》新媒體觀察,旅行社推出的游學產品,行程更偏向于“旅游”,“學”的部分相對偏弱。而教育機構推出的游學產品,在課程編排上更加豐富。但是,安排了課程,也不代表著家長可以掉以輕心。《財經》新媒體發現,B教育機構網站上的兩款游學產品,一個聲稱能提供“哈佛創新思維課程”,報價4.2萬;一個則自稱是“英國劍橋大學哈默頓學院官方夏校”,報價4.8萬。但《財經》新媒體分別登陸哈佛大學和劍橋大學官網,在“夏校(Summer School)”主頁中沒有搜尋到有關這兩個項目的任何信息。某曾在美國高中任教的業內人士表示,絕大部分名校開設的“夏校項目”,都不是由該大學主辦的,在大學官網上查不到任何相關信息。“為了‘圈錢’,大學往往會對這些機構提供某種支持以幫助其招生,但課程含金量很低,都是中國機構自己設計,和名校沒什麼關系。”有游學機構甚至掛羊頭、賣狗肉。“說帶孩子去哈佛,結果去的是哈佛的夜校、商業學院。”《財經》新媒體在向A教育機構工作人員詢問一款牛津大學游學產品的上課地點時,該工作人員回復稱:“上課是在牛津布魯克斯學院”。然而據記者查詢,“牛津布魯克斯學院”和牛津大學根本不是一回事兒。它不是牛津下屬的一個學院,真名應為牛津布魯克斯大學,是同位于牛津市的另一所公立大學,國際排名在300名開外。游學亂象亟待規范,但目前,這一市場還仍處在一個相對尷尬的“灰色交叉地帶”。“游學涉及到教育、旅游、出入境等各個部門,比較難監管。”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法律顧問朱凱說,“之前出臺過相關文件,也都是多部門聯合制定,但執行起來難度較大。”北京睦湃律師事務所首席律師楊毅也表示,教育部早在2014年就發文作出具體規定,比如游學時必須得有一半以上的時間用來學習等。“但它其實只能規范學校,無法對游學機構進行規范。”游學能否培養出牛娃?專家:信息不對稱嚴重,很多家長概念模糊根據新東方和艾瑞咨詢發布的《2018中國國際游學行業發展報告》數據,2017年參與國際游學的人數達86萬人,2018年約105萬人,2020年預計將達170萬人;2018年中國國際游學市場規模達268億元,2020年這一數據或將突破400億元。一邊是難解的亂象,一邊是越來越火熱的游學市場。海外游學到底有沒有意義?這似乎是個永遠得不到標準答案的問題。B教育機構的工作人員向《財經》新媒體展示了很多家長的“課后感言”。其表示,不同孩子參與游學的體驗都不一樣,但游學提升了孩子的獨立生活能力、團隊合作能力,很多孩子回來后變得自信了很多。A教育機構的工作人員也表示,不少家長向其反映,游學讓孩子對英語學習產生了興趣,“孩子回來后主動要求學英語,而且語感也變得好了一些。”但某曾經送孩子參加游學活動的家長李女士表示,“游學的用處不大”。“回來以后該什麼樣還是什麼樣,問他收獲也說不出什麼。”一位有意向送孩子去參加海外游學的張女士告訴《財經》新媒體,盡管知道短短十幾天學不了什麼東西,但她還是想讓孩子去感受名校氛圍、開拓視野,從小樹立遠大志向。“教育本來就是個潤物細無聲的東西,很多時候沒有辦法用硬性標準來衡量。”曾經參加過海外游學的學生馬某則告訴《財經》新媒體,高中時期參加的游學活動,直接改變了她大學志愿的填報:“原來沒想出國留學,但參加游學后被國外教育氛圍所吸引,最終選擇了去美國讀大學。”在馬同學看來,游學期間老師上課講了什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氛圍、環境和與其他同學之間的溝通、交流。在北京留學服務行業協會專家委員陳華看來,區分“海外游學”和“海外名校夏校(Summer School)”這兩個概念,是展開一切討論的前提。“很多家長把這兩個概念混為一談,但其實游學大多是國內機構自發組織的旅游性質活動,充其量算是個‘夏令營’;而夏校則是海外名校官方開辦、專門針對適齡高中生的學術性課程,在每個學校的官網上都可以查詢到。”據陳華介紹,夏校的課程基本都由名校在職或聘用老師來進行學術授課,含金量十足。所有申請夏校的學生必須滿足學校給出的年齡限制,還要具備雅思7分或托福100分的英語水平。“和申請大學一樣,在寄出申請資料、被錄取之后還會進行具體專業的選擇。”《財經》新媒體在查詢哈佛大學、劍橋大學等官網時也發現,名校官方開設的夏校,會在官網公示錄取條件、可選專業、申請表格等信息。劍橋大學不僅公布了夏校錄取對學生年級、學業水平的要求,還明確表示“夏校不會向學生收取任何費用”(home UK only)。陳華認為,純粹的游學沒有太大意義,但參加真正的夏校卻是一次實打實的學術訓練。“夏校能夠讓孩子在授課、生活、食宿等各方面提前了解自己所心儀的大學,幫助其更好適應大學環境。它甚至可能讓孩子在入學前就拿到相應學分甚至是教授的推薦信,對于申請該校或同級別院校會有一定幫助。”如今,海外游學正向著低齡化的方向發展。攜程游學產品用戶數據顯示,2017年-2018年用戶初次體驗海外游學的平均年齡在12.1歲,相比2015-2016年度下降了0.8歲。此外,根據攜程游學暑期訂單的統計,3-6歲的學齡前兒童占了13%,7-12歲小學生占31%,加起來占比達到44%。在陳華看來,兒童在年齡相對較小時,對學校尤其是大學的感受和認知,往往沒有那么深刻。參加游學營活動對其了解院校、了解相關課程、入學標準起不到太大作用。她建議:“即使是想要參加游學,也建議安排最小13到14歲這個階段,這時孩子對未來的規劃更加清晰,也具備了基本的英語交流能力。”相關搜索新東方游學怎么樣游學去哪個國家好游學夏令營海外游學網國外游學ef海外游學

關鍵字標籤:菲律賓遊學生活費

專營柬埔寨旅遊,吳哥窟旅遊與各國主題旅遊,提供吳哥窟旅遊柬埔寨旅遊套裝行程,為吳哥窟旅遊市場上的指標品牌旅行社
克羅埃西亞北海道旅遊巴里島自由行歐洲旅遊帛琉